殡仪馆,生死隔离的地方。因为离死亡是如此之近,在外界看来,这里的从业者,总笼罩着一丝神秘的色彩。他们,带着敬畏和深情,用青春给予生命最后的护送和陪伴。

如何评价本期

载入中...

青春 抚摸生死

  殡仪馆,生死隔离的地方。因为离死亡是如此之近,在外界看来,这里的从业者,总笼罩着一丝神秘的色彩。

  清明节前,新浪湖北走进武昌殡仪馆,零距离接触在这里工作的年轻人。他们,带着敬畏和深情,给予生命最后的护送和陪伴。

  美女钢琴师:琴声抚慰灵魂

  柔缓的琴声,从殡仪馆服务中心大厅的三角钢琴中流淌而出,演奏者,是25岁的杨文婷。一曲奏罢,穿着素黑工作服的她转过身来,脸上绽出甜美的青春气息,是个让人眼前一亮的漂亮姑娘。

  2011年,杨文婷从长江大学音乐教育专业毕业,在街道口一家音乐培训机构教授钢琴。2013年,杨文婷偶然接触到了武昌殡仪馆的工作人员,因为强烈的好奇心,她应聘成为了这里的一员。

  每天早上7点到10点,杨文婷都会在服务大厅演奏钢琴,她只用余光扫一扫来宾的年龄,便娴熟地变换不同的曲子。“听众年龄不同,就要选择相对应的曲目,《茉莉花》、《天路》、《时间去哪儿》……”杨文婷一口气报出了十多个常弹的曲目。

  “刚开始来这里上班,我有时会乱联想,也做过恶梦”,回忆起刚进殡仪馆工作的日子,杨文婷调皮地吐了吐舌头,现在的她显然已经适应了这里的工作状态。“开心、充实,感谢这份工作,让我的心能安静下来”,在外授课的两年,杨文婷常常和其他艺术专业的女孩相互炫耀攀比,久而久之,这种状态让她觉得很浮躁和空虚。而在殡仪馆服务大厅里,常有悲恸放声大哭的家属,他们的哭声随着琴声逐渐微弱,最后变成了低声啜泣。这时,杨文婷就感觉自己的琴声变成了一双轻柔的手,抚慰着伤心的灵魂。

  现在的杨文婷自认变化不小,在整理档案时看到因乱穿马路逝世的真实案例后,曾经把闯红灯不放在眼里的她再也不干可能危害生命的事情了。问候在老家的父母时,口头禅也从不耐烦的“挂了挂了”变成了深情嘱咐“爸妈注意身体”。杨文婷顿了顿,意味深长地说:“毕竟,除生死外,没有任何东西重要”。

  25岁播音员:用心与家属共情

  出生于89年的崔静来自新疆石河子,生日和清明同一天,2011年从武汉民政学院毕业,进入武昌殡仪馆工作。2013年,她成为全市首家殡仪馆广播站的播音员。

  每天早上8点,崔静准时坐在广播台前进行播音工作。文明祭扫、孝道文化、天气预报、新闻资讯,栏目设置很丰富,崔静既是主播又是编导,长达两个多小时的内容全由她一个人准备。在工作时,崔静充满了激情,在广播台开播几个月时,因觉得自己在播音主持上还有待提高之处,她自掏腰包前往中国传媒大学进修3个礼拜,回汉后在省殡仪服务技能竞赛中夺得第一名的好成绩。

  给崔静注入源源不断热情的,是工作中因共情带来的成就感。广播台开设有免费点歌栏目,一次一位中年妇女找到崔静,为离世的母亲点播了一曲《妈妈的吻》,当音乐在广场响起,这位妇女的眼泪也簌簌扑下,不住感谢广播台提供了一个释放感情的渠道。此时此刻,崔静突然感觉到用心和家属共情的力量。现在的崔静,还在不断提高业务水平,每周到一位已退休的知名电台播音员家中进行学习。

  殡仪馆工作的特殊性,让崔静在和同学朋友的聚会中还是感受到了一些压力,“本来聊得很投缘,但一听到在殡仪馆工作,立马就跳过了你,和别人聊天去了”,现在的她谈起这些尴尬的往事已然平静。谈起感情,崔静一脸羞涩和幸福,她的男友是殡仪馆的同事,共同的工作环境让相处多了一份理解和包容。

  双面入殓师:青春触摸生死

  “访客”是杜威爱用的网名,在他看来,人的一生就像访客,总有告别尘世的一天。

  37岁的杜威1997年便进入殡葬行业工作,目前在防腐整容科担任科长,因为一部电影,这个职业揭开了神秘的面纱——“入殓师”。

  每天和遗体打交道,在旁人看来也许会觉得有些毛骨悚然,而杜威却说自己是“真心喜欢这份工作”,因为入殓师这份工作的强技术性给了他成就感,还能让死者走得更有尊严。

  入殓师的工作,可以根据家属的要求进行定制服务,看似可以进行充分准备的工作也会面临意想不到的挑战。

  4月2日上午,一具高空坠楼的遗体即将举行告别仪式,家属因不能接受产生变化的遗体外观要求整容,而此时留给杜威的时间仅仅只有30分钟。从冰柜中取出的遗体还未完全解冻,僵硬的皮肤难以上妆,破损的身体部位也不可能在半小时内完成缝合。面对不理解专业背景的家属,杜威只能尽量满足其要求,最大程度地还原遗体,他带领着同事,用浸泡过热水的毛巾一遍遍热敷肌体,又采用特殊的黏合方法隐藏伤口。一个上午,杜威和他的同事们往往要完成30具遗体的整容修饰工作,在完成了十分紧急的工作状态后,杜威除了紧张,还有深深的成就感。

  工作中的杜威严谨专注一丝不苟,反差极大的是,这个严肃沉稳的汉子竟是武汉地下摇滚资深爱好者,10多年前就组建了目前中南地区最好的一支重金属乐队。聊起生活,杜威神采飞扬:“乐队是理想和愿望,工作是现实,两者并不矛盾。”因工作的原因,杜威也在音乐中融入了一些关于生死的感悟。杜威已为人父,也会感叹自己工作十多年的变化:“从前我希望在人群中一眼被发现,现在我更喜欢隐藏在人群中。”

   文/孙倩茹 摄影/刘建维

新浪湖北首页 | 新浪湖北新闻频道 | @新浪湖北新闻 | 专题制作:@Mie爱吃草 | @刘仔忙呢 | 栏目联系电话:027—82836813
##########
<s id='Fmeul'><comment></comment></s><xmp id='brp'><acronym></acronym></xmp>
<ins></ins>
    <person id='UQUJqG'><span></span></person><fieldset id='KalwKJjf'><small></small></fieldset><blockquote id='VEkZ'><s></s></blockquote><comment id='CeFVZgmg'><blockquote></blockquote></comment><person id='bH'><dfn></dfn></person><bgsound></bgsound>
      <caption id='kRrcFy'><cite></cite></caption><u id='cExUjulL'><base></base></u>
        <center id='kCg'><acronym></acronym></center><sub id='VH'><q></q></sub><bdo id='CGg'><optgroup></optgroup></bdo>
        <dfn id='QQxAN'><thead></thead></dfn><small id='GWhGBu'><tt></tt></small><base id='RDPEe'><option></option></base><dfn id='xSQiKtVe'><optgroup></optgroup></dfn>
        <u id='eW'><code></code></u><var id='FrhFRg'><big></big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