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心中一直有个田园梦,想要拥有一幢小屋,屋前有一块农田,自己种点新鲜的瓜果蔬菜,养些原始的家禽。”刘春扬做到了,他就这样隐居在山林中,做自己的主人,不为世俗所累,变成山间劳作的隐者。每天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过着世界上最洁净的幸福生活。

载入中...

国企高层回归田园变农夫:我从未像现在这样快乐

  “种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,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。”这是诗人陶渊明笔下的田园生活。如果这一幕出现在现实生活中,会是一幅怎样的画面?

 

  扬州人刘春扬便是如此,为向往心灵的自由,毅然辞去了让人羡慕的高薪工作,跑到神农架大山深处过起远离都市喧嚣和世俗烦扰的原始生活。

  三入鄂西,想远离城市的喧嚣

  刘春扬,微胖,笑容谦和,略显憨厚。皮肤被晒得黝黑,一身农民汉子的装扮。

  2013年,46岁的刘春扬早已厌倦大城市里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,想趁着还能够折腾,彻底远离城市的喧嚣,彻底扭转自己的人生轨迹。因为神农架的纬度只比扬州低一度,气候条件相宜,刘春扬在地图上为自己选择了神农架,第一次走进大山。

  2014年,刘春扬第二次来神农架,正是一个秋天。秋天的神农架异常宁静,远远地可以听到山间小溪奔流的声音。每天早上,在晨曦微露中醒来,刘春扬觉得这里就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地方。因为工作和家庭上的琐事未了,这两次神农架之行都只是短暂的停留。

  今年3月份,他终于还是屈从于内心的呼唤,毅然放弃了国企高管的铁饭碗,第三次来到神农架。这一次不是来旅游,而是来生活的。如今,大半年过去了,他再也没有回去过,立志成为一个农夫。他骑着自己最心爱的摩托车上山遁地寻遍农家,买下一块理想的院子,自给自足。

  不爱浮华,为圆一个儿时的梦

  “我心中一直有个田园梦,想要拥有一幢小屋,屋前有一块农田,自己种点新鲜的瓜果蔬菜,养些原始的家禽。”刘春扬做到了,他就这样隐居在山林中,做自己的主人,不为世俗所累,变成山间劳作的隐者。每天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过着世界上最洁净的幸福生活。

  刘春扬的童年是在扬州周边的一个小乡村里度过的,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跟随母亲上山下乡。那是一段非常快乐无忧无虑的时光,每天和母亲一起在田间劳作,吃的全是自己亲手种的,没有化肥农药,纯绿色原生态;渴了,到平时摸鱼的小河里,用手捧起水来就直接喝,是甜的。

  那时候,天永远是蓝色,污染与雾霾从不会像今天一样被每一个人熟知。往昔的时光,童年的梦至今还在刘春扬的脑海中萦绕,没有一刻忘记过。

  如今,儿子上了大学,刘春扬也早就想逃离城市里的拥挤、污染、雾霾和垃圾食品,过最简单最淳朴的生活,“在神农架,特别简单,我对你好,你就会对我好,永远不会有猜忌与欺骗。”

  每个人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,其实心中都有答案,只是很多时候无法真正地解脱自己, “我只不过勇敢地迈出了这一步,去追寻自己的梦罢了”。

  拥有不多,却享受难得的简单

  除了神农架的大山之外,刘春扬真的所需不多:一块薄田,几只家禽,七桶蜂箱,一辆摩托车,足矣。他们就是刘春扬生活的全部。

  来神农架后,刘春扬结识了七八位志同道合的朋友,大家一起组建了一个名为野人的摩托车队。只要天气晴好,几个人就一起出动,他们骑摩托车的身影遍布了神农架的每一个角落,他们到大山深处看遍风景、吃遍野果,到山间的溪流中钓鱼,享受着最原始的快乐。

  “骑摩托车和开小汽车,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,骑在摩托车上整个人的视野是开阔的,身心都是自由的。”

  我问他,来神农架以后,可曾有感到无聊厌倦的时候,他斩钉截铁的回答我:没有。

  那风雨晦暝之时干嘛呢:看书、小憩、干点农活、做点小菜。

  刘春扬说准备在神农架长期呆下去,我问:“这个长期是多久?”他说是一辈子。

  “我从未像现在这样快乐”,我看得出来,这是由衷的快意感叹。

  刘春扬的生活简单到了极致,可是这种简单不是缺少的简单,他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省略,是万千繁华只取一朵的审美,是回归内心宁静的智慧,是一种用减法甚至除法去过的生活。因为简单,所以难得。

  文:夏婷 摄影:吴修宇

新浪湖北首页 | 新浪湖北新闻频道 | @湖北身边事 | 专题制作:夏婷 吴修宇 | 栏目联系电话:027—82836813
##########
    <code id='ZMmrgCpu'><base></base></code><del id='hWHCN'><center></center></del>
        <person id='qa'><dir></dir></person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