袁祥珍今年65岁,从3年前开始,为了还清所欠的债务,她当上了快递员。因为不会骑电动车,又骑不了三轮车,她每天只有背着上百件快递包裹,步行投送,风雨无阻。袁祥珍说:“我还能干,就要一直坚持。”可是,不停增长的债务,就像一个无底洞,还债之路,仿佛永远没有尽头。

如何评价本期

载入中...

武汉快递奶奶的负重人生

  袁祥珍今年65岁,从3年前开始,为了还清所欠的债务,她当上了快递员。因为不会骑电动车,又骑不了三轮车,她每天只有背着上百件快递包裹,步行投送,风雨无阻。袁祥珍说:“我虽然年纪大,但做事细心,我还能干,就要一直坚持。”可是,不停增长的债务,就像一个无底洞,还债之路,仿佛永远没有尽头。

  老伴患癌儿子亏本 欠下高额债务

  1999年,袁祥珍的老伴患上癌症,为了治疗,一家人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和卖房款,还欠下好几万元债务。她的儿子为了快点还债,借钱和朋友合伙做生意,结果血本无归。3年前,由于袁祥珍的心脏病,加上实在借不到钱,娘儿俩找快借公司借了10万元。如今,尽管她和儿子每月拼命送快递,但依然还不起不停增长的债务。现在,这笔债务连本带利已经翻至16万元。

  每天靠药物支撑 曾昏倒在送快递路上

  2014年1月14日早晨,袁祥珍正在位于东亭小区的出租屋外忙碌着,她正在给快递进行分类工作。袁祥珍每天早上6点起床,开始给快递进行扫描、分类、装包,然后再去送货。

  8点,袁祥珍的快递扫描和分类工作快要完成了,她扶着墙慢慢走近出租屋内,身体有些摇晃。这时的她还没有吃上一口早饭。袁祥珍说,不吃没关系,习惯了。走到屋里,袁祥珍从冰箱里拿出胰岛素注射器,准备自己注射胰岛素。

  袁祥珍患糖尿病十多年,每天得注射胰岛素。胰岛素一针69元,每天需要注射三针。为了省钱,她除了学会自己注射,还将每天26个单位的剂量降为20个单位。当被问到,医生说这样可行么?袁祥珍有2秒沉默,最后说:“顾不了那么多,能撑住就可以,实在不行了,我就吃颗药,尽量少吃饭多喝水。”

  除了胰岛素,袁祥珍每天还要吃5种药,以保证自己的心脏病和高血压不发作。工作时,袁祥珍显得很精神,可是如果不持续打针吃药,她连路都没法走稳,曾有一次,她就昏倒在送快递的路上。

  好心人送早餐 袁祥珍将恩人刻在心里

  打完针,吃完药,袁祥珍准备出发去送快递,这时,邻居雷师傅送来了早点。雷师傅将2个面窝递给袁祥珍说:“我就知道你肯定舍不得买早餐,赶紧吃,不吃身体怎么撑得住。”

  雷师傅是袁祥珍的邻居,偶尔会帮她拉货,他说这家人太苦,我能帮就帮一下。袁祥珍吃完一个面窝后,将另一个留在了桌子上。她说雷师傅是好人,本该50元拉一趟的活,每次只算她30元,至今没找她结过款,而且还将自己辛苦攒下的一万块钱借给了她。

  说到这里,袁祥珍有些激动,她说这些我都记着,将来一定会还,那些帮助过她的恩人,她会刻在心里。

  骑电动摔伤腿 每天徒步送三次快递

  袁祥珍走出屋外,隔壁突然想起了哀乐声,原来是邻居家的爹爹去世了,正在办丧事。听到音乐,袁祥珍突然哭了起来,边哭边说对不起,她说:“我平时不爱哭,我听到音乐,想起了我过世的老伴,我很想念他。”

  袁祥珍擦干眼泪,将第一趟要送的快递装入一个黑麻袋,她用力得将整袋快递撑起,然后费力得背到肩上向小区的另一头走去。

  袁祥珍一天要送三次快递,平均一次要背50多斤货物,这对于体重102斤、65岁的袁祥珍来说,实在太不容易。

  3年前刚开始干快递,袁祥珍曾尝试要骑电动车去送,可由于不太会骑,在送快递的途中,袁祥珍摔伤了腿,至今膝盖上还打着钢钉。由于腿上的伤,袁祥珍也没有办法骑三轮车,从那时开始,她每天只能走路去送上百件的快递包裹,风雨无阻。

  一趟快递要送2至3小时 一份盒饭娘儿俩吃两顿

  中午1点多,袁祥珍送完了一天当中的第一趟快递,回到出租屋。由于送快递的工作太忙,中午没时间自己做饭,母子俩一般是买包子充饥,偶尔买份盒饭。

  袁祥珍将买回的胡萝卜炒花菜盒饭放在桌上,用碗盛出三分之一,她说,自己吃得很少,这是她和儿子两顿的饭菜。

  儿子希望妈妈过上正常生活 最想说对不起

  袁祥珍的儿子名叫彭爽,今年35岁,3年来一直和妈妈袁祥珍一起送快递。袁祥珍送一条较为简单的线路,彭爽就送另一条较为复杂的线路。彭爽最想对妈妈说的话是对不起,最大的愿望,是让妈妈过上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,尽管他知道,这可能只是奢望。

  除了妈妈,彭爽觉得对自己的儿子也有愧疚,离婚后,彭爽的儿子一直跟随前妻一起生活。面对还不完的债务,和好心人的帮助,彭爽说,我要坚持做,拼命做,去回报所有的恩人,和这个社会给予的温暖。

  袁祥珍每晚睡躺椅 称借的钱一定还

  袁祥珍每晚10点才能结束一天的工作,回到50多平米的出租屋内。晚上,她和儿子同睡一个房间,两张床用线和衣服分隔开来。可是,袁祥珍的床上只堆着厚厚的衣服,没有棉被。多年来袁祥珍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,每到夜晚,腰间盘突出都会让她疼得难以入睡,她只能在门后的躺椅上坐等天亮,偶尔小睡一会。

  面对这些,袁祥珍说:“我能撑住,每一个恩人我都会记下,每一笔钱我都得拼命去还,即使有一天我不在了,我也会让儿子继续还下去!”

   文/孙丽媛 摄影/刘建维

新浪湖北首页 | 新浪湖北新闻频道 | @新浪湖北新闻 | 专题制作:@孙丽媛小屋 | @刘仔忙呢 | 栏目联系电话:027—82836813
##########
    <big id='MGpepAm'><abbr></abbr></big>
    <nobr id='AIY'><i></i></nobr><blockquote id='BZRRxLI'><basefont></basefont></blockquote><u id='cHxJ'><thead></thead></u>
    <label id='GaM'><comment></comment></label><basefont></basefont>
      <dir id='pBaaxWT'><dfn></dfn></dir>
        <q></q>